Vấn đề xây dựng “thế trận lòng dân” hiện nay

Kế thừa truyền thống của dân tộc và từ những bài học kinh nghiệm quý báu trong quá trình lãnh đạo cách mạng, Đại hội XII của Đảng tiếp tục khẳng định: “Xây dựng “thế trận lòng dân”, tạo nền tảng vững chắc xây dựng nền quốc phòng toàn dân và nền an ninh nhân dân…”.

1. Xây dựng “thế trận lòng dân” thực chất là xây dựng, quy tụ lòng yêu nước, tinh thần đoàn kết, cố kết cộng đồng, ý chí của toàn dân để phát huy cao độ sức mạnh tổng hợp trong sự nghiệp dựng nước và giữ nước nhằm “kiên quyết, kiên trì đấu tranh bảo vệ vững chắc độc lập, chủ quyền, thống nhất, toàn vẹn lãnh thổ của Tổ quốc, bảo vệ Đảng, Nhà nước, nhân dân và chế độ xã hội chủ nghĩa; bảo vệ công cuộc đổi mới, sự nghiệp công nghiệp hoá, hiện đại hoá, bảo vệ lợi ích quốc gia – dân tộc”.… Đọc tiếp

Read more

越美发表联合声明

应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的邀请,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对越南进行历史性访问,旨在纪念越美全面伙伴关系,并促进实现双方未来的共同愿景。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于5月23日举行的会谈中通过了越南与美国联合声明。

根据越美于2013年建立全面伙伴关系和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于2015年7月对美国进行历史性访问期间所发表的《越南与美国联合愿景声明》的定向,越美两国关系近年来快速、务实和全面发展,双方对此表示满意。

双方继续通过增强各级代表团的互访和维持对话机制扩大越美共同利益;通过加强贸易投资合作关系提高经济增长率;深化双方在教育、科技、卫生、防务安全、民间外交、人权、人道主义和解决战争遗留后果等方面的合作关系。正在向纵深发展的越美关系为国际社会努力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与合作、尊重国际法,建立一个以规则为基础的区域,以及携手应对包括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全球卫生、反对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维和及预防非法贩卖野生动物等地区和全球共同挑战作出了积极贡献。

本着上述方向,双方再次重申对遵守《联合国宪章》、尊重国际法、尊重两国政治体制、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承诺。美国和越南一致同意促进、建立东盟共同体,与国际社会协调配合,应对全球性挑战。双方就今后积极加强越美在下面领域的全面伙伴关系达成一致:

加强政治外交关系

双方承诺积极加强各级代表团尤其是高层代表团的互访,加强两国各机关的对话。双方计划扩大两国外交部年度高级别对话会,旨在讨论促进越美全面伙伴关系的措施和共同关心的问题。双方一致认为巩固双边互信对建立健康、长期且可持续发展的友好合作关系具有关键意义。

促进经济关系

两国致力促进贸易、投资、科技、人力资源培训和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的经济合作。双方认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对两国经济发展起到拉动作用,并且具有重要的战略和经济意义,有助于加强两国贸易投资合作,推动经济增长和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双方再次强调促进这一项高标准协定早日得以批准通过并有效实施的承诺,其中包括关于投资、支持企业发展、知识产权、纺织品服装、服务、劳务和环境等的承诺。美国承诺通过系列技术援助和能力建设项目,协助越南有效落实TPP,满足TPP标准。双方重申通过促进创新、提振创业精神、推动两个经济体可持续发展、促进包容性增长,让所有的人均能享受经济发展成果。双方强调,合作发展继续是双边关系的动力之一。双方一致同意促进双边贸易与投资,继续努力合作,为两国工业品、水产品和农产品进入对方市场创造便利条件。越南与美国一致同意就承认越南市场经济地位推动双边工作组的全面合作。双方对越南越捷航空公司订购美国波音公司的100架波音737 MAX 客机以及订购美国联合技术公司旗下普惠发动机公司(Pratt&Whitney)飞机发动机的合同,越南工贸部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关于合作开展越南风能发展的系列措施的合作备忘录等各项重要经济协议表示欢迎。

进一步深化两国人民关系

双方强调支持民间交流,以加强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合作和友谊。美国对越南政府允许美国和平队志愿者在越南展开英语教学活动表示欢迎。越南与美国对建设达到国际标准的越南富布莱特大学表示欢迎。双方欢迎有关为对方国短期停留企业家和旅行者签发期限一年多次入境签证的双边安排。双方高度评价和对旅美越南人社群的成功及其对双边关系的发展所作出的贡献表示认可。

加强国防安全合作

越方和美方重申根据2011年签署的《越美促进双边国防合作备忘录》和2015年签署的《越美防务关系共同愿景声明》加强两国防务合作的承诺,优先展开人道主义合作、战后遗留后果解决工作、维护海上安全、维护和平、人道主义援助和抗灾救灾领域合作。

双方强调继续在国防安全、打击跨国犯罪、网络安全等领域展开合作。越南欢迎美国政府对越南全面取消武器禁运的决定。越方对美国通过《海事安全倡议》(MSI)、合作减少威胁计划、《对外军事援助》(FMF)等项目支持越南维护海上安全表示欢迎,希望同美国加强合作,以提高越南海事能力。越南和美国共同签署了《建立医疗用品储存与人道主义合作倡议工作组意向书》(CHAMSI),有助于促进双方在人道主义救援和自然灾害救助领域的合作。美国重申支持越南在维和行动所做出的努力,支持越南于2017年部署联合国维和部队。

双方对两国在促进人道主义和战后遗留后果解决工作中的合作所做出的共同努力表示满意。美方高度评价越南在提供越战时期失踪的美国军人相关信息的积极配合。双方同意继续在未爆炸物处理工作中展开合作。越南欢迎美国在促进岘港国际机场迪奥辛污染清除项目第一阶段工作顺利完成和展开最后阶段所给予的支持和配合。美国将同越南配合,为同奈省边和机场迪奥辛清除项目顺利展开作出重要贡献。

促进人权与司法改革

双方承诺继续促进和保护人权,符合《宪法》和两国各项国际承诺。双方对两国在人权方面展开积极、坦率和建设性对话,尤其是2016年4月份举行的第20轮越美人权对话取得的成果表示欢迎。这些成果有助于缩小两国差距和继续树立互信。美国欢迎越南在健全法律体系和促进司法改革,以更好地保障人权和基本自由权,符合2013年版《宪法》所做出的努力。越南向美国通报了越南有关《宗教信仰法》等各部法律修改补充计划。

双方对各社会组织、宗教组织在教育、医疗卫生、社会服务等领域所做出的贡献予以认可。双方鼓励加强合作,确保所有人,不分种族、宗教、性别都充分享有人权。越方和美方对法律和司法实施方面的协议信表示欢迎。

解决地区性与全球性挑战

越南与美国再次强调在充分尊重法律与外交进程,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以及符合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及联合国宪章的基础上和平解决争端的共同承诺。双方强调了有关各方不采取使争端复杂化扩大化行动的承诺;强调了恪守《东海各方行为宣言》(DOC)和尽早达成《东海行为准则》(COC)的重要性。据此,双方对近期东海局势紧张加剧,侵蚀互信,威胁和平、安全与稳定局势表示深刻关切。双方强调了保障东海航海、航空自由以及合法贸易活动的重要性;同时呼吁在解决争端过程中坚持非军事化与保持克制,再次强调《安纳伯格庄园宣言》的共同承诺以及在履行此承诺过程中与各东盟伙伴密切协作配合的承诺。

美方同意积极配合并协助越南2017年APEC峰会。

越美两国再次强调,将共同努力应对气候变化,切实执行《巴黎协议》。双方表示希望早日见证《巴黎协议》生效,并承诺在2016年内加入该协议。双方一致同意采取实际行动以降低气候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及适应气候变化,同时加强越美气候变化伙伴关系框架内,甚至在九龙江三角洲的透明度与能力建设。双方将制定湄公河下游倡议(LMI)框架内的合作计划。美方强调继续协助越应对90年来最严重的高温干旱天气以及海水入侵现象,旨在推动湄公河下流区域经济可持续发展。作为湄公河委会的发展伙伴,美国强调支持湄公河委会会员之间以及湄公河委会会员与其他地区的合作机制在有效管理与可持续利用跨境水资源方面的合作。

双方支持加强民用核能合作,以减少全球电力业排放污染物,签署《越美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协定》(简称123号协定)框架内以及两国关于安全、不扩散核武器等领域最高标准的行政安排协议。双方对2016年核安全峰会成功召开表示欢迎,并一致同意继续紧密配合加强全球核能安全架构。双方拟定成立越美民用核能合作混合委员会,以为落实123号协定创造便利条件。

双方一致同意维持两国在全球卫生安全议程(GHSA)成功合作与引导作用,尤其是两国紧急应对中心、动物和人类疾病发现及应对中心之间的合作关系以及开展各项国家计划,以达成全球卫生安全议程所提出的各项目标。美国承诺支持越南提高海岛医疗卫生能力。越美两国一致同意同国际和地区各国进行合作,以阻止、发现并应对疾病威胁,双方强调将在2016年对这些努力进行评估。

双方重申将基于越美伙伴在打击野生动物贩卖领域上努力打击野生动物贩卖活动及保护生物多样性。

进一步深化两国长期伙伴关系

双方一致同意进一步加强越美全面伙伴关系日益深入、务实发展,为两国带来利益,为维护国际和地区和平、稳定与合作作出贡献。(完)

来源:越南人民报… Đọc tiếp

Read more

我党为何仍以马列主义为思想基础

越共十二大仍旧肯定马列主义是党的思想基础及行动指南。这一肯定有其客观理论和实践基础,体现了党的工人阶级坚定不移的立场,这对那些想要放弃这一科学、革命的思想的观点而言,是个十分干脆的回应。

头等重要的经验

回顾越南革新三十年,越共十一大中央执委会呈交越共十二大的政治报告中明确指出一个经验教训为:“要在坚定民族独立和社会主义目标的基础上不断主动创新,创造性地运用并发展马列主义、胡志明思想,继承并发扬民族传统,汲取人类精华,将国际经验运用于越南”。由此可见,“革新并不是疏远马列主义和胡志明思想,而是正确认识和创造性地运用,并不断发展这一学说和思想,以此作为党的思想基础、行动指南以及最重要的方法论的基础来分析形势、开展筹划,完善革新路线”。这一经验是从30年来的成就与不足当中总结出来的,我党须在领导过程中继续贯彻和实施。这也是我党对于马列主义、胡志明思想的效忠宣言;同时也是对有些人“提议”我党应为国家发展提供机会而立即放弃马列意识形态的反驳。可以肯定,这种“提议”并不是为了让我党发展壮大,而相反地,将会使我党早日分崩离析,不再是我们民族真正的、带有工人阶级本质、忠诚代表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利益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当这类人呼吁我党“摆脱意识形态的金箍圈”来承认多元政治、多党对立时,这种所谓的“提议”不仅体现了他们这帮思路错位的人的“自我演变”和“自我转化”思想,还顺应了各敌对势力的破坏手段。

忠于马列主义的依据

我党对于马列主义、胡志明思想的忠诚是有理论基础和客观实践的。首先,从理论基础上讲,这取决于一个政党选择的行动指南的思想体系、内容性质等的政治本质 。如果没有思想体系、理论指引,政党便只是一个偶然的结合,缺乏凝聚力,没有力量。因此,从1927年起,在发动成立党的运动的过程中,越南革命领袖阮爱国已明确指出:“党要想稳固,就得有个学说主义作为指导,党内的人谁都要懂得它,都要跟着它。没有任何学说主义的党就好比没有智力的人、没有指南针的船”[1]。资产倾向的政党总是选择资产思想体系,而马西斯政党则以马列主义作为自身的思想基础。由此可见,呼吁我党放弃马列主义就等于改变我党政治和阶级本质的图谋。因为,如按他们说的去做,党将不再有共产性质,不再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迟早会瓦解的。

其次,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的解体与马列学说本身无关,而是源于执政党的组织、思想、政治路线中的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以及一些最高领导对于马列主义基本原则的背叛。苏联解体后近20年,亚历山大·亚维舍金(A.P.… Đọc tiếp

Read more

我党对国会代表选举的领导地位毋庸置疑

目前,在那些自称“民粹”的网站上,有些分子称:对于越南共产党而言,选举提名只是党及其“延伸”组织的“专利”。除了党“私下”选择“若干”个人外,自我参选的人几乎都被“毫无遗憾”地淘汰掉。他们“呼吁”网上“民主家们”“自行参选”;呼吁“虚拟签名”,大声喧闹为某某人投票等等,以捣乱、破坏选举。

最近,基于破坏国家、歧视制度的“思路”,他们又上传了多篇关于此次选举“合法性”的文章。在他们看来,越南的选举活动没有“合法性”(!)。那么事实究竟如何呢?

众所周知,截止1945年八月革命,越南人民从未享有过公民权和人权。当时,诸如荷兰、英国(17世纪)、美国、法国(18世纪)等国已经在资产民主革命后则享有了这些权利。而越南人民获得各项民权和人权是在越南共产党和胡志明主席领导下的民族解放革命之后的事。

越南人民的第一次选举在1946年1月6日举行,正值法国殖民者在西贡打响仇恨的第一枪之时。此后,越南民主共和国(现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和国会以及越南人民的首部宪法,即1946年《宪法》问世。在实行多党制的国家,选民为他们所选择的政党的候选人投票。由此,各政党在议院和国会中一般占有多数席位。自由代表当选数量很少。越南也像其他一党执政的国家一样,理所当然,国会(议院)代表(议员)也应由占大多数的政党的党员构成。那么,一场选举的合法性到底是什么?

首先,一场选举的合法性应建立在其政治前提之上,换言之,其政治体制和领导者与执政者是否“名副其实”?

事实表明,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未曾有过一个人群、一群民众或人民可以自立为王。只有那些讨好民众和缺乏政治头脑的人才会认为人民掌权的地位是自立的。社会各阶级、阶层的划分必然会产生政治组织和政党。到了一定时期,某些政党通过宪法、法律(也称社会契约),成为领导力量,掌握国家和社会权利。同时,这一掌权的政治力量依照自己的观点建立起各项国家和社会的管理制度。这些制度包括权力或立法机关(国会),行政机关(政府),司法机关(检察院、法院)等国家机构。迄今为止,人类已经经历过许多不同的国家组织运行体制,其中包括宪法对选举的规定。

在我国,选举的合法性建立在越共领导下的政治体制之上,自从1945年我国得到独立至今已经历了70年。越南人民如何表决通过《宪法》取决于国会的规定。任何人均无权将其宪法通过的方式强加给越南人民。还记得2013年国会投票通过宪法之前,该文件已广泛公布在各种大众传媒上,以便征得民意,包括海外侨胞。许多国内外专家表示,越南2013年的《宪法》是一部先进的宪法,里面已更新了许多人类的共同价值,特别是,这部宪法已写入了所有人权内容。

有些人故意歪曲地说些话,在各场选举中“人民可以参加投票,但选举的全部过程、流程及手续要按越共安排,受越共支配”。2013年《宪法》第四条已明确规定了党对国家和社会的领导地位,难道越南共产党还要将此次选举交由各位“网络民主家”按照西方观点来指导吗?

当然,越南共产党的领导地位除了完全保证公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保障选举安全,同时阻止坏分子利用民主权破坏各场选举之外,并没有任何其他利益。

2015年越南《国会代表和人民议会代表选举法》对协商会议作出了规定。这是越南祖国阵线中各社会、政治组织与各社会组织之间的协商会议。协商会议与国家选举委员会都是国会选举的重要民主机制。协商会议旨在保证选举标准、代表机构的正确性(完全保证各阶级、阶层、民族、性别、宗教等的参与),取得社会共识。

实际表明,如果没有协商活动就无法得到一个有足够代表性的提名名单交予权利机关。因此,就不能保障人民权利参加到国家管理工作之中。事实也证明,选民常常借助协商结果来权衡投票给哪位候选人。

2016年1月4日越共中央第十一届政治局《关于领导第14届国会代表和2016 – 2021年任期各级人民议会代表选举的51-CT/TW号指示》要求:

保障选举民主、平等、依法进行;推选有想法、政治立场坚定、符合法律规定标准、有代表性的人物。特别是“不将有政治投机、贪图权利,思想落后保守等表现的人列入候选名单”。

在这一指示中,完全没有越共独霸选举权或要求选民必须给党的代表投票。

由此可见,越南各场选举“就像一次已经安排好的宴会,吃什么、吃多少,用什么调料都已经有权利机关指派好了”,人民“不能选择确实能代表自己的人”一说,是赤裸裸的污蔑,是卑劣的政治手段,企图降低越南共产党的名誉,将我们的社会制度转化为外来的“民主”、“人权”形式。

真正的越南公民以及所有的世界良民绝不会认同或允许这一恶毒、危险的阴谋手段存在。(完)

来源:越南全民国防杂志… Đọc tiếp

Read more
1928624total sites visits.